「博盈团队app」姚余栋: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对冲未来经济波动风险

时间:2020-01-11 14:25:57| 查看: 694|

摘要: 姚余栋表示,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对冲未来中国经济波动的风险。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最终使中国经济冲破中等收入陷阱,迈向高收入国家。所以,我想跟大家汇报,人民币国际化是未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巨大成就。所以,全球流动性不足,发达国家缩表这个时候给了人民币这样一个机会,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提前到来。我们现在面临这样一个人民币国际化提前到来的

「博盈团队app」姚余栋: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对冲未来经济波动风险

博盈团队app,12月8日消息,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共同主办的“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五周年庆典暨2018年第四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于12月8日在北京举行。中国新供给经济学 50 人论坛成员、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副总经理姚余栋出席并发表演讲。姚余栋表示,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对冲未来中国经济波动的风险。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最终使中国经济冲破中等收入陷阱,迈向高收入国家。

以下为演讲摘编

姚余栋:很荣幸参加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5周年的生日庆典,今天回顾过去5年的历史,也是展望未来。同时今天发布了黄院长主编的一本重要的书,这本书我也认真学习了,觉得水平还是很高的,包括对理论的总结,对整个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总结,都是很有创新性的和功底的。现在国内改革偏重于降税、利率市场化、养老等,这些的确都非常重要。但是我觉得我们对逆国际化重视程度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对已经取得的成就、带来的收益是认识不足的。

周小川在第二届钱塘江论坛上说中国面临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提前到来。我想很多人不够理解。所以,我想跟大家汇报,人民币国际化是未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我认为新市场国家的主要问题就是就是这些国家的货币不是国际货币。从经济增长上看,俄罗斯、巴西、阿根廷等金砖几国都比日本强?日本是严重的超老龄社会,按理说日元应该贬值,而日元恰恰是升值的。日本经济不好为什么日元升值,金砖国家干得很好,除了中国之外照样编织。为什么?跟国内关系不是很大,就是货币不是国际货币。

所以,我们要冲出中等收入陷阱,下一步的改革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就是我们的战略目标之一,别光顾了内线作战,不要忘了外线作战。内线、外线都很重要,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汇报的。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巨大成就。SWIFT统计,跨境额占到2%左右,虽然2%也是第5大国际货币,有40个国家和地区,100多家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市场,IMF公布的人民币外汇储备已经接近达到全球的1%。

为什么周小川行长说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提前到来?很多人不理解,我自己做个解读,也不一定准确,我们把全球国际货币、美元、英镑、欧元、日元折算成SDR流动性,我们看到的是全球流动性的断崖式下跌。它是个漫长的过程,因为主要发达国家央行在缩表。

这样一个全球经济增长如果保持2%-3%的时候,货币已经在下降了,“人活着,钱没了”。会怎么样?所以,这就是未来的趋势。怎么理解美国股市大跌?怎么理解加拿大元贬值,澳大利亚元贬值,是因为全球经济渐入冬季,新兴市场下降回馈到了发达国家经济体,他们也撑不住了,根本原因是未来整个SDR篮子缩表了,美联储缩表,日央行缩量QE,英格兰银行加息,用于全球贸易和经济活动的货币在收缩,而国际活动还在扩张会有什么结果?占优货币升值。

国际货币就升值,非国际货币就贬值,不管你是卢布、雷亚尔,都贬值,这是很残酷的一个规律。全球流动性收缩,新兴市场这样一个货币的危机即将持续十年。

现在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量迅速在增加。土耳其、巴西的汇率重创,股市重创,有人说越南好,小心越南盾,小心印度的卢比,印度尼西亚也刚刚稳定,“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将持续十年。

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纷纷波及,东亚似乎货币比较有韧性,但是你不知道哪个货币贬值就会影响所有其他的货币,就会出现传染性贬值,就像东南亚金融危机一样。

补充全球流动性怎么办?全球基础货币没有人民币会怎么样?跌幅在15%,加入了跌幅就是10%。没加入人民币跌幅在10%以上,这个加入跌幅也是负的,但是少了很多。所以,全球流动性不足,发达国家缩表这个时候给了人民币这样一个机会,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提前到来。

流动性全球都需要,越来越多国家需要人民币。所以,我们也提出看看未来,全球将来SDR缺口在十万亿,基础货币收缩,但是全球经济增长,缺口越来越大。能不能建立这样一支至少一万亿人民币的海外合作基金,重点是支持“一带一路”,不一定小打小闹,一千亿,两千亿不一定够,因为全球的缺口是比较大的,量比较大。这就是一个人民币的机遇,我们该不该抓?

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也在CF40宜春人民币国际化论坛上说将来是个机会,要考虑到我们可能是逆差国,不要因为经常顺差以为当然的,我们可能未来的几年会转入经常账户逆差国。逆差就意味着我们向境外输出我们的人民币。敢不敢承认这个现实?逆差国可能来得比我们想象得早,我们以为需要到了更老的时候储蓄率下降才有逆差,可能由于这样一个国际贸易摩擦,全球经济整个的下行,我们的经常逆差本来就快。怎么办?全球需要补充流动性,人民币是一个重要的救赎。同时,我们自己可能经常账户逆差来得早,本来就带有输出人民币的渠道。我们敢不敢做?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心理上准备好。我们看到逆差输出可以从资本账户回流。今年以来,实际上国内的金融开放还是比较快的。我们境外金融资产今年一直在同比增加。外资银行的总资产虽然不多,但也在恢复。QF和RQF的投资量是不断增加的。境外的很多机构是愿意抄底中国的。两大股市,去年7月份启动了债券通,一共有将近500家机构加入债券通,财政部刚刚又宣布了对境外投资国内债券通取得的利息收入免税,一共三年时间。债券通持有的债券市值迅速增加,境外机构持有的人民币的类型也在迅速扩大,它已经不光是国债了,现在已经开始有国开债,同业存单有一些流动性的短期的融资券,越来越丰富了。说明资本项下越来越受到国际投资者的青睐,不光是SDR,非SDR带有流动性的对外投资,我们国内的对外投资现在做的也还是不错的,通过人民币的形式。人民币国际化通过RQF,QD流出的人民币也有配置,虽然全球配置上我们还差得比较远,但是QD额度扩大使我们居民更好地扩大,促使了在全球资产配置的分散化。

我们现在面临这样一个人民币国际化提前到来的机遇。我们也有挑战。我们看到人民币互换额度增长基本是平的,支付有所回落,跨境支付的金额维持在一个平台上,但是我们整个人民币支付是整个贸易量的大约30%。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有待继续提高。人民币的SDR篮子也即将面临第二次IMF评估。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今天中国经济表现出的韧性,人民币在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风雨飘摇之中表现的这样的稳定性,本身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结果。如果没有过去人民币国际化这样一个里程碑的表现,如果没有人民币及时加入SDR,我们在全球流动性不足的情况下我们也难逃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厄运。今天人民币已经是SDR篮子货币,越来越是国际货币,我们得益于人民币国际化,同时我们面临这样的机遇和挑战。机遇是全球流动性不足,唯有人民币可以适当地补充全球流动性不足这样一个困境。同时,我们的经常账户逆差可能提前到来。我们的资本账户由于我国坚定不移的进行金融的改革开放,沪港通,很多“通”,还有债券通,明年中国的债券可能加入巴克莱指数,每个月流入400亿人民币,累计下去会有几千亿。中国的债券第一次具有全球配置的价值。所以,人民币整个这样一个回流,可能在默默呈现,用经常性逆差输出人民币,用资本账户的顺差把人民币回收,形成一个人民币的回流。想回到双顺差的日子可能比较困难,我们敢不敢面对可能到来的经常账户逆差,勇敢的把人民币输出去?支持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新兴市场,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我们敢不敢通过资本账户进一步的开放,特别是吸收债券,股市,打通这个环路,这是值得思考的。

总体我想说的是改革开放40年,成绩辉煌而伟大。今后的路程依然具有挑战性。今天中国经济有这么好的全球地位,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贸易国,第二大的居民财富拥有国,14亿的人口,人均GDP接近了人均一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下一步不能把眼光仅集中在国内减不减税等,包括一些国内重要的结构问题上,要把眼光看到全球。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对冲未来中国经济波动的风险。只有人民币国际化才能最终使中国经济冲破中等收入陷阱,迈向高收入国家。

我的汇报完了。谢谢大家。